這齣戲,編劇想縈繞出「情」與「理」衝突的思維吧?或者更明確的說,整齣戲就在製造許多不同的矛盾點,當父母養育之情遇上兒女情長,當天下第一莊對上天下第一府,當官府對上綠林,當養育之恩對上知遇之恩等等。

    在裴慕文身上有衝突,在丁繼武身上有衝突,在展昭身上有衝突,在張龍身上也有拉扯。

    當年這齣戲找劉德凱來演裴慕文,張玉嬿演石玉奴,張玉嬿的演技一如她當年給人的感覺,溫柔婉約柔弱順從,將石玉奴在夫家可憐的形象及後來坎坷的短暫生命演的楚楚可憐。劉德凱飾演的裴慕文,怎麼說呢?我總覺得有些生硬,面對武林賓客時說話的感覺和面對至情至愛之人說話的感覺應該是有差別的吧?但是他連對石玉奴說話時都一句一句的說,怎麼聽怎麼覺得奇怪阿。幫然,我是不清楚這是不是配音的問題,畢竟展昭的配音同一部戲還會配的不一樣XD。

    看完這部戲,有些人認為包拯太過不知變通,其實這也是整部戲要塑造的一個點,全天下的人都可憐裴慕文,開封府裡便有二人視裴家為大恩人,大家都認為可以緩刑,偏偏包拯就是「國有國法」,當然,裴慕文在戲中提到的兩個例子也是發人深省。包拯堅持不改盼,但他也告訴展昭,建議裴家上告,邢部或大理寺要改判他並無意見,這對包拯而言已是最大的寬容與讓步。然而裴慕文靜因那石玉奴而越獄,更牽連了張龍等人,我相信許多人看到這裡,定會開始思考「如果自己是裴慕文...」。

    最後,裴慕文遵守與展昭的約定,回到開封府,對於石玉奴,他有情有義,對於展昭,他遵守約定,然而對於其他人呢?父母親、柳總管、為他服毒的張龍、甚至是有意救他的包拯,坦白說,他通通辜負了。在丁尚書堅持不告他之後,兩罪並行之下,他被判了斬邢,而後雖然八王爺帶著聖旨救了他,改為當初的原判十年,但結局就停留在那一幕「包拯不服」。

天下第一莊
包青天:金超群    展昭  :何家勁    公孫策:范鴻軒    王朝  :高念國
馬漢  :徐建宇    張龍  :楊雄      趙虎  :邵長生    裴慕文:劉德凱
裴天瀾:田豐      石椎  :常楓      裴母  :張冰玉    石玉奴:張玉嬿
柳天風:趙樹海    馬雄  :葉飛      依依  :董文      石伯祥:雷洪
珍娘  :邵佩玲    員外  :王孫      雄二  :六戈      知府  :王瑞麟
總鏢頭:李又麟    管事  :常江勇    夫人丙:田夢      夫人甲:王莉
夫人乙:蔣沅      沙峻  :李志堅    齊媽媽:鮑正芳    掌櫃  :王德志
大夫  :李波      酒客甲:宋道一    酒客乙:林億昌    丁繼武:楊力
牢頭  :唐復雄    樵夫  :吳晉華    朱大人:馬俠      丁大人:王昌熾
大夫甲:李長安    大夫乙:宋培      禦醫  :陳名陽    八王爺:龍隆
劉公公:陳臨      張桐  :丁柳國、颺過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