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09日 凌晨4時02分

姑丈在我去見他的三個小時前靜靜的從怡仁醫院離開我們,當天在醫院的只有凌儀跟姿玲。
夜半的電話聲最是令人恐懼與害怕,也令人心碎。

從小呵護我的一雙手,親自打造我家每樣家具的手,把我捧在手心上的手
連自己在病中也捨不我少半毛錢的手,見不得我任何一樣不好
從今以後再也摸不著了................

姑姑對我說,姑丈一直在等我,大家都知道,也知道他最寵愛的就是我。能撐這麼久已是奇蹟。
最後那段時間,他已經連續48小時未睡覺,痛到睡不了。
凌儀還特地跟他說「明天亭慈要來看你喔,還不趕快睡,要不然明天沒有精神喔」
姑丈開心的睡了,也靜靜的離開了。


二姑丈這一生,跟姑姑照顧了我們這麼多小孩
他把妻子的家人看的跟他自己的家人一樣重要
爸爸那陣子生病開刀病危住院,姑丈跟姑姑連夜下台中照顧我們全家
一個在醫院一個就在家裡,接連一個月不眠不休的照顧我們
這不是我會忘得了的。

大一那年,我也曾連夜奔去楊梅,那時的心情之低落
得知只要好好養,還有一段時間好活時,心裡悲喜參半。
但,四年後我一樣要面對這樣的場面。

凌儀、姿伶、美惠姐、保哥等等的大家都在,只有我不在
二姑姑知道我腸胃發炎是無論如何不願意我去的,如果姑丈知道,他會更反對吧
可是我好不孝,姑丈生前最疼我跟我妹的
他一定會在天上偷偷罵我,罵他生前寵了一個不肖的小孩
他寵我寵到就連大學畢業了,我在家裡看電視
他看到我的腳指甲剪不漂亮都會幫我剪的漂漂亮亮的

練在好像要他在像以前那樣笑笑的跟我講話喔
罵我半夜不睡覺,罵我腳上太多疤痕,罵我不乖不聽話都好~


從第二殯儀館回來的那天,心好空,有一種童年真的離我而去的感覺。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