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片還沒上傳
要等幾天

今天去郁書家
看看簡爸跟簡媽
逛了一下郁書的房間
一個人從台中回台北時,心理真的好複雜,偷偷在車上哭了一下子。還是很懷念他。當簡爸指著相片跟我說「這是郁書最後一次跟我們出來玩的相片」,我心理真的微微發酸。

當簡媽哭的時候,我眼淚也差點掉下來,好多話想說,
簡爸問我,郁書有沒有回來找過我,我笑了一下,卻很複雜。說沒有是騙人的,說有卻心酸。
看著那張跟我桌子上一摩一樣的那張相片擺在郁書家的大廳
心酸。

現在心情好亂‧‧‧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