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班之後看看才八點多,很久沒有這麼早下班了,騎著車去到台北大學,找妹妹拿那件媽媽大老遠包我準備的外套。一如以往的台北冬天,我同樣的病了,三個禮拜唯一進步的就是心跳從每分鐘一百一十下降到九十下了,似乎沒有什麼值得慶祝的?聲音依然沙啞,該痛的該流得依然沒有減少,同事之間倒是被我傳染得不少,只是他們都痊癒了但我還沒。XD

    妹妹跟我說,姑姑家裡的人都知道我的事情了,大家也都很熱心,但因為擔心我,沒有人敢問我狀況,爸媽也是。聽到我這禮拜突然決定回家,媽媽小心翼翼的問我是不是解決了,知道否定得答案之後雖然失望,卻也說「你自己決定就好。」

    姊姊想幫我,但也小心翼翼。從小就備受姑姑家疼愛的我,最近似乎讓大家很擔心。

    也許是我對自己要求太高,也許是我對工作上的表現太在意?很安靜的屋子裡,我不免想,如果我的生活能夠一直這樣安靜該有多好?

    我想我跟很多人失聯了,儘管我並非刻意。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