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再見一眼,台北。
    記得當初總是愛說「台北你這個該死的冷漠地帶」,卻在多年之後離不開台北。

    心,有點累了。

    來到台北這麼久,欠的最多的是人情債,是一種怎麼都還不完,也不清楚該收多少的債務糾紛。

Dear,could you please tell me what Ican do?

    最近總覺得有些累了,對於上課這件事情。常有一通電話來就要求去上課的狀況,我開始有些力不從心了。總覺得應該要思考推掉一些代課,每每為了代課問題起爭執、吵嘴或是冷戰,心有些倦了。

    其實上課不累的,累的是應付的態度,我其實還是喜歡代課這件事情的。每次推掉柏汝找我的代課,總是對他感到深深的歉疚,但有些老師的態度就讓人覺得累。我想我是喜歡教書的,但我依然討厭職場上的人際關係。

如果我能再節儉一些,說不定可以給妹妹買好一些的禮物。
如果我心再踏實一些,說不定不用這樣心浮氣躁。
如果我再委婉一些,說不定可以避免許多誤會。
如果我再努力一些,說不定不用在練習學會說謊拒絕別人。


倘若笑容再多一些,心的天空會不會放晴一些?
倘若淚水多淌一些,心的天空會不會沈靜一些?
倘若步伐輕盈一些,心的天空是否會燦爛一些?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