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不同的地方,學習著苟延殘喘,貪婪的從夾縫中呼吸著微薄的氧氣。頭頂著腳踩著身邊觸碰著二氧化碳般的壓力,像那廣口瓶中的蠟燭,忽的綻放那燦爛的笑靨,而後逐漸萎縮。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