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夜裡驚醒的次數更加的頻繁,縈繞在心頭繁瑣的雜念日趨盛大。令人恐懼的是,漸漸的,發覺自己的心不自覺在做遠行的準備。

    而現實生活中,我依然沒有遠行的意念。

    農曆年前,將房間整理了一番,許多曾經看得很重的回憶以及紀念被我一樣一樣親手拋開,一邊收拾一邊緬懷。那些曾經傷痛過、珍惜過的過往在我的眼裡起了漣漪,而我,依然堅持丟棄。
    午夜夢迴中,被黑暗所驚醒,被眼淚所驚醒,被一個個平淡而令人恐懼的夢境所驚醒。

    我,真的不想。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