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前之夜,其實跟我沒有太大的關係,原本

然而,教室正對著洲際棒球場,窗口下是人來人往的馬路,這個星期五,異常焦躁。

 

跟孩子們沒有關係的選舉,他們很興奮,很開心,很期待晚上的節目。功課寫太慢、不專心,潦草,卻怎樣也拉不回來。

 

而我,聲帶受損、喉嚨發炎,沒有聲音。

 

不斷的出錯,忘記夾作業、夾錯作業、功課看不完......

家長很體諒,但是我卻很沮喪。

 

「我很慶幸,孩子今天遇到你,他日後一定要好好感謝你」耳邊聽著這句話,我沒有一絲一豪的高興。

「他進步很多,成績都進步了」聽這這句話,我心裡想著是那些被犧牲的孩子。

 

耳朵開始痛了,大概連中耳都發炎了吧?不想管了,把這些通通丟到腦後,輕聲的說了句「我下班了」

 

其實我不怨那些「凍蒜」的聲音,我不怨那些掃街拜票,然而我卻沒有辦法與鑼鼓聲鞭炮聲抗衡。

 

跟我跟孩子都沒有什麼關係的選前,異常疲憊。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