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一定的年紀,跟身邊人聊天的事情也就沒有這麼單純。

    這一陣子主任常常有意無意的鼓勵我們結婚,但也常常與我們討論結了婚之後的種種生活變化。

    聽了她的話,我深深的瞭解,兩個人若是對於未來沒有共識,面對各自家庭問題的肩膀不夠寬大,甚至是無法打從心底微笑著面對結婚,這樣的未來是令人恐懼的。自己提起腳走路,遠比被人推著走要舒服多了。真實的案例離我這麼近,就算是想要安慰也無從安慰起。鼓勵我們結婚的主任最後說了句:「還沒登記、宴客之前,一切都還來得及,眼睛睜大點,再來後悔就來不及了。」

    我們默默的沒有說話。

    然而其實,我心裡默默的想起了我的朋友,我同時也想起了秉諺說的那句殘忍的話。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