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回家拿了一些東西,反正那些東西早晚也是要收拾乾淨,趁現在還沒有工作壓力,趕緊看一看整理整理。

    拿回了幾本記事本。從以前我就很喜歡塗塗寫寫,早期還沒有部落格這種東西時,我每隔一兩天總會把自己的心情寫下來,想想自己當時的字還真漂亮XD。

    從記事本裡翻出了高中時期和大學時期的一些文字,現在回頭看當時的心情,有些情景還是歷歷在目,但有些情景真是白癡到不行。

    我指的是一些小字條,以前大學上看和高中補習班時不知道都在幹嘛,一堆好笑的字條逐漸在我眼前展開,突然間回味起那些不曾變調的友誼。當中尤其以和易璇夫婦傳的那些字條最為.........智障(請原諒我這麼說,改天講給妳聽好了),我只能說,當時的我們,心裡真的是裝了一堆稀奇古怪的想法,同樣是腦中想法很奇怪,怎麼跟念樺的字條就正常多了。

    許多事件浮上眼前,多年之後,就算曾經摻了雜質的友情,也會讓時間這把篩子瀝乾,剩下來的,永遠是最純真的那部分。

    後記:我找到跟很多人的紙條就算了,我居然找到一張跟芳滋學姐傳的耶。太神奇了,我一直以為大學時代除了我「愛慕」她和找她合照這件事情之外,我跟他沒有過交集的說。學生時代的紙條果然常常充滿驚喜XD。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