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8日,我揮別了小時候的記憶,揮別了學生時代的場景,結束掉一切與台北有關的事務,回到了台中。

    下午三點的國光號上,從台北火車站啟程,經三重到高速公路,我拿起向機,為我的台北生活留下最後的畫面。我剛出生沒多久,就來到了台北,住在姑姑家,妹妹出生後,我回到台中,過著一個星期上台北一趟的生活,直到國小入學後,我與台北脫節了。這中間,陳水扁當了太北市長,台北捷運開始開通,307路線增加了,我也忘了怎麼從板橋火車站去姑姑家。高二那一年,我帶著學妹有了台北二日遊,選填志願時,填到了台北的學校。

    大一那年,姑丈被發現癌症末期,還記得當時,心思都不在課業上,醫院的長廊、加護病房裡細微卻心思紛亂的機器聲,而姑丈最後在我實習這一年,在我要去見他的前五個小時,永遠的闔上了眼睛,姑姑和姊姊都說,姑丈是在等我。

    大學四年,有歡笑有淚水,有憤怒有不甘,然他總是過去了。實習一年,艱苦難熬,他也過去了。台北有我的回憶,有我依戀不捨得地方,有我自己的小秘密,有我與朋友最珍貴的情誼。工作的這些日子,有無奈、有不捨、有憤怒、有不平、有人性最無奈的嘆息。

    再會。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