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者與弱者之間的關係,有時未必是強者佔上風及保持主動。弱者往往能利用自己的倚賴地位,對強者做出要脅。是他的脆弱,使剛強的不悔永遠不能離開他。

            

    這是吳藹儀在評金庸小說中的情時,對楊不悔及武當派殷梨亭之間的牽扯所下的註解。

                        

    比起張無忌周旋在四女之間的糾纏,更多人在《倚天屠龍記》這部書中看到楊逍、紀曉芙、殷梨亭及楊不悔四人之間的情與義。楊逍風流倜儻、紀曉芙柔順堅毅、殷梨亭至情至性、楊不悔嬌俏可人,楊逍年長紀曉芙許多、殷梨亭跟楊不悔輩份更是不同,然而紀曉芙被擄並失身於楊逍之後,卻傾心於他,背叛未婚夫出反師門終不悔,殷梨亭多年來的仇恨,卻因不悔而化解。每次看到楊逍與紀曉芙的故事,心底總浮現「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這件事,金庸小說好像特別喜歡從這角度來描寫男女情愛?金蛇郎君與溫儀的感情(也許我記錯了,那是很久之前的記憶了,但大體架構應該是對的),早期版本中楊康與楊過之母的感情(我說的不是穆念慈),這種女性被擄而失身,最後卻傾心的劇情。回到這四人之間的情纏,誰是誰非我不便評論,畢竟武俠小說本來是就是踩著自以為的「公理正義」這個鋼索艱險的走著,稍有不小心便容易推翻。

                 

    楊不悔有著跟母親一般的堅強,殷梨亭則被塑造成一個武功高強卻意志力薄弱的男性,這兩者中間,其實是軟弱的人牽制了剛強的人,因為他們瞭解人性中的「被需要」,武功高強的殷梨亭需要楊不悔內心的堅強來支持他活下去,他到底愛不愛不悔?也許比起愛,他是真的「需要」不悔。不悔有著紀曉芙的剛強、有著紀曉芙的容貌、身上還帶著著紀曉芙的回憶。在不悔的身上,他找到令他踏實的立足點了。

            

    扯遠一些,韓劇《大長今》中,是連生需要長今還是長今需要連生?《書劍恩仇錄》中,是陳家落牽制住霍青桐嗎?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