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似乎是在步入20歲的那年寫的,現在回想起來,依然有些苦澀。在時間的軸上,有很多事情是相互印證的,今年的我就要25了,不知道五年後看到現在寫的文章,心裡會有怎樣的變化呢?

二十未滿

    冬天的腳步伴著凜冽的冷風急促而毫不留情的向我襲來,打一個哆嗦,分不清楚是身體冷亦或是心底寒,過了這個冬天,我的人生,即將走入一段未知與茫然。

二十,多麼令人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數字。走過這個冬天,我已經不再是個大家眼中可以撒嬌可以無理取鬧的小孩,做任何事情更應該小心謹慎,少年保護法、青少年犯罪條例再也保護不了我,我、邁向了刑法、民法中的成年人。駐足原地,茫然望向四方,二十歲之前與二十歲之後,人生、該是怎樣變化?

站在時間的軸往前看,我見證了政府宣佈解嚴,台灣走向世界奇蹟,台北捷運一條接著一條通車,台灣向更多的世界第一挑戰,台中市區的繁華與沒落,金門開放觀光,工業化到後工業化,…等。二十個中國農曆新年,二十個中國情人節加二十個西洋情人節,二十個國父誕辰紀念日,二十個先總統蔣公誕辰紀念日,二十個臺灣光復節,二十個行憲紀念日亦或大家口中的聖誕節,走過一個一個對我而言有意義或無意義的節日。靜下心,將思緒放到時間的軌道上,啟動。

台北、華江橋。

年幼時,父母親忙於發展事業,我的童年在台北。住在姑姑家,台北的天空,伴我度過了幼稚園以前的歲月。每個星期六,環著姑丈的腰,倚著姑姑的胸懷,騎車過華江橋,找一塊屬於童年回憶的園地。青年公園、動物園、兒童樂園…,天真燦爛的笑顏與碧意盎然的綠地相映成趣,童年的歡愉喜悅灑落在台北各角落。不懂悲傷與憂心是何物,生存問題沒能在我腦海中停留一分一秒過。這是童年,我肯定。

台中、自由路。

Ο年代末期的台中,急速的進步。繁華的地區終究要褪去一身的光彩,沒有永遠的光榮,也沒有永遠的荒蕪。中港路沿線以一種無法抑止的速度快速發展,昔日廢田、今日良園。重劃區不再是骯髒污穢的代名詞,取而代之的是黃金地段豪宅別墅,血腥暴力在此地已然生存不了。而後,發展與進步不再畫上等號,昔日文化城,如今卻已成風化城。有人說,酒店文化是台中社會亂象的根源,是這樣嗎?冷眼走過一間間酒店門口,夜夜笙歌把酒盡歡又與我何甘?這、就是人生,不是嗎?青少年時期的我從未對任何一項大人口中不良場所產生好奇過,冷眼看人生,是我對人生所下的註解。投注過多的感情又如何?小學六年的學業是在父母的羽翼下度過的,平平淡淡,再多的獎盃獎牌換來的不過是升學這條唯一的路。國中三年,如同印象中的台中市區般,昔日的風采理當讓時間洗淨,苦讀、是不變的路。高中三年,成長且茁壯,風雨打不倒信心,流言傷不了定心。升學,毫不猶疑,志向,未曾改變。誰說少年不識愁滋味哪,E世代的我們憂心課業,憂心感情,還要憂心父母沒錢讓我們花和我們有錢沒地方花阿。誰說我們不關心國家大事,我們當然關心經濟會不會再一直衰落,我們也很關心地方新聞,要不然我們怎麼知道哪裡會有簽唱會,哪裡繁榮起來能讓我們去逛街?安非他命、大麻是什麼我沒見過,倒是冰糖加燕窩我看過不少;強力膠我當然看過,常常拿來黏鞋子的那不就是?誰說最近幾年青少年越來越沒救了?我可是天天讀書每天回家報到的好孩子呢。雖說青少年時期正值叛逆期,但我卻沒走過,大概是等到我開始叛逆時我已經離開家門北上求學了吧。

還是台北

我十八歲。大一新鮮人。開始學著一切靠自己,學著獨立,學著堅強。要跟光陰賽跑,可光陰似箭,我怎麼追得上?所以別浪費,沒有時間軟弱沒有時間哭泣,學會生活比一切重要。看看週遭世界,台北永遠是印象中的台北,三Ο七號公車還是開的很快,淡水不會因為我回台中幾年而變的比較乾淨,華江橋的夜景還是記憶中的美麗,木柵動物園還是一樣的臭。只是無尾熊跟企鵝被大家寵上了天,新光三越大樓成了新地標,SARS席捲全球比當年九一一飛機自殺式衝撞美國雙子星大廈更讓人心慌,美國對阿富汗宣戰打破了大家心目中自以為是的世界和平。世界一變再變還是這樣的世界,不會因為我好不容易回到台北而迸出一聲歡呼。人家說,十九歲本來就會比較不安穩,但是天天忙於課業社團學生組織的我似乎刻意遺忘這些忠告,病倒了,是絕對的吧。從小抵抗力弱,沒想到這一年卻讓我更加體認到自己身體不濟的事實。精神恍惚,迷迷糊糊是我的個性,卻沒想到我會因此跌的滿身是傷。從沒喜歡過陀螺,卻不明白自己怎會像個陀螺般天天轉阿轉的,總想對自己喊停,但心裡所想的的卻不會出現在腦袋中。心中所想、腦中所思考與手腳的活動常常不能協調,大概是從心臟延伸出去的血管或神經不小心轉錯彎轉到別的地方去了吧,難怪有時心臟痛痛的,原來是在抗議我的思想跑錯跑道阿。

二十歲就在前方,沒有猶疑,我必須向前走。雙十年華就跟台灣的雙十國慶一樣,應當是光輝燦爛的,不一樣的是國慶煙火結束,地面趨於平靜,燦爛的只是一瞬間,而雙十年華,要靠自己走完,這一段路。十九歲的現在,終究明白過去的不再屬於我們,若是執意留下一些什麼,那便留一些回憶溫暖自己也折磨自己。消逝的時間追不回來,離開的人兒我們便空出腦中一些記憶容量儲存,時間一久,該刪掉就刪掉吧。來不及完成的夢想,我們留給下一個二十年,人生苦短,在另一個二十年未開啟前,將腦中未重整過的資料好好歸檔。

創作者介紹

凡事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我心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