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陷入一種嚴重失眠的困擾,睡睡醒醒的,總是有人說我腦中想太多,但如果思緒停止擺動,那我還剩什麼?

    農曆年也過去了,當然我指的是年假的部分,傳統的農曆年要到元宵,可惜思維傳統的我卻不被允許跟隨著這樣的傳統。

    大年初一,媽媽突然問我,「你什麼時候要結婚?」嚇了一跳的我,只記得自己說了一句「還沒到。」心理意識著,明天初二會更難過了。果不其然,往年回外婆家的場景再度重演,從大阿姨二阿姨三阿姨到大舅二舅,每個人像是車輪戰似的,一個人只要對你說上10分鐘,就夠心驚的了。

    時間過得好快,當年的我們還在嘲笑大表哥他們被逼婚,沒想到也換我了,雖然大表哥他們還是一個都沒有結婚。

    那天我對胖胖說,我還沒有做好準備。腦中突然浮現起那天小草對我說的話:「好快阿,我們都25了。」真的好快,什麼事情都還沒有做,卻突然成長了。

    我總是跟青玉說「要想清楚」,可是我自己呢?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