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這三個女人》劇情簡介  

文章來源:華視部落格

http://ctsdrama.pixnet.net/blog/post/22819086

 

播出時間:11月24日晚上8:00 華視首播

播出時間:11月24日晚上8:00 華視首播

2006年盛夏,台北。
在全場來賓的掌聲中,剛過六十歲生日的許玉芝,愉悅地接受夫婿秉坤和兒孫們擁抱後,上台接受兒童教育榮譽博士的學位。而頒贈證書給她的,是這所知名國立大學的第一位女校長,也是與她維持了長達半個世紀友誼的摯友,高秀如。

在兩人雙手與目光交接那一剎那,玉芝哭了,因為她明白,是秀如讓她原本逐漸被埋葬的人生甦醒過來。
會後,她們兩人驅車前往一棟屋子,探望生病而行動不便的好友,汪雲。

一壺熱茶,幾片餅乾,三個老友,就這麼沈浸於久遠而泛黃的回憶裡……

回憶,要從1954年的冬天,兩場各自都不怎麼隆重的婚禮與葬禮開始。那年許玉芝十歲,因為母親連生四胎都是女兒,使得憂心斷了香火的阿嬤,執意要許父再娶。不過,雖然許家在地方上是望族,但娶細姨這檔子事畢竟不比明媒正娶,所以只象徵性地擺了五桌宴請親友。

許母在婚禮當天,帶著玉芝奔回桃園娘家哭訴,卻只是招來外公無情的警告——若要離婚,屆時休想踏進娘家大門一步。望著母親絕望的淚水,玉芝許願,將來一定要出人頭地,為母親爭一口氣。
離玉芝外公家幾條街外,同樣是十歲的高秀如,則與兩個弟弟正面臨著喪父之痛。

高父是基層公務人員,因肝癌末期過世;而鉅額的醫療費用,更早就壓得高家喘不過氣來。但個性堅毅的高母,依然強忍悲傷,帶領著秀如姊弟,沈默而平靜地接受寥寥數名的親友慰問。

秀如望著靈堂裡的遺照,想起幼時父親將她抱在膝前,講述偉人故事的身影,不禁潸然淚下。那晚,高秀如與許玉芝在街角望見彼此的淚水,卻又都同時掏出手帕給對方——於是,這一段長達半世紀的友誼就此展開。

透過書信往來,她們相互報告自己的生活點滴,也一起見證彼此的成長,還有母親那一輩的女性,在彼時家庭與社會的處境:
例如,即使玉芝拿第一名,阿嬤都是那麼一句「查某囝仔會讀書有什麼用,還不是外頭家神」。

例如,為了家計,秀如幾度差點被送去別人家當養女。
例如,梅姨連生了兩個男孩後,玉芝發現母親在家的聲音與地位一起變小了。
又例如,秀如不得不幫母親推拒掉為隔壁士官伯伯縫衣的生意,只因重視名節的母親,發現對方似乎對自己有意思……。

幾年過去了,兩人擺脫昔日的稚氣,逐漸轉變成青春洋溢的少女,也實現一同考上北一女中的約定,更在這裡認識了她們生命中的另一好友,汪雲。

汪雲是個天之驕女,家世好,更擁有讓人羨慕的容貌與身材,缺點是依賴性強,又常將所有事為理所當然。

照理說,像汪雲這樣的女孩,和秀如本來是不會有什麼交集的;尤其秀如最看不起那些將髮長與裙長看得比什麼都重要的嬌嬌女。但老天爺卻在高二分班那年,開玩笑般安排兩人坐一塊,於是,她們就這麼一面吵吵鬧鬧,一面在玉芝的調解下,逐漸看見彼此的優點——特別是某次教官蠻橫欲剪汪雲的頭髮,秀如竟意外出面與教官理論後,三人從此便成為推心置腹、無話不說的閨中密友。

她們常常輪流到別人家過夜,總愛擠著一張床,說出自己對未來愛情與婚姻的想像。而在與各自家人的互動中,秀如與玉芝最喜歡汪雲的母親,因為汪媽媽無時無刻都把自己打扮得光鮮亮麗,親手煮的飯菜更是比美飯館大廚。可是在一次親眼目睹汪父對她暴力相向後,她們終於從汪雲的口中得知,汪媽媽比自己的母親還要不快樂,因為她一輩子都戰戰兢兢地活在丈夫的風流韻事陰影裡……。

但汪雲似乎並未受到父母婚姻狀況的絲毫影響,在大學迎新晚會,便與溫亦宏陷入熱戀。只是,這段戀情卻差點因溫汪兩家上一代的商場恩怨而宣告破裂,兩人也就此陷入一段足與當時越戰的慘烈狀況相比的長期抗戰。

相反的,玉芝和何秉坤卻是因情誼甚篤的兩家聚晤而結緣,也就這麼在雙方家長的期待下,順理成章地交往下去。更何況念別的院系的秉坤,對只知用功唸書的玉芝而言,更是有如新大陸一般,充滿驚奇。

至於秀如,始終按照自己的腳步前進,對愛情本來就沒有特別的期待;只有在大一時,因為曾經寫信損了一名暗戀她的男生,致使對方黯然轉系,這才驚覺自己殘忍地傷害別人的感情,從此便對感情的尊重有了新的看法。

大四那年,秀如很早就申請了獎學金,畢業不久,便出國唸書。卻也終於在他鄉異國的第三年,初嚐了愛情的甜美——那人叫X,在秀如半夜打工途中遭遇搶劫後出手搭救。秀如也因為他烹飪手藝的牽引,留意起廚房的點滴,從不屑下廚到深晤箇中三味。

然而這段充滿理論與爭逐的感情並沒有維持太久。X覺得秀如走得太快,頭抬得太高,常為擔心追不上她而感到疲憊——一年後,他終於離開了她。

「你是你,我是我。我不為你而活,你也不為我……」在X激烈剖白後,秀如將那張昔日兩人一起買的海報,撕扯成雪花般的碎片。

玉芝畢業後考上學校研究所,直到兩年後秉坤退伍,自己也領到碩士證書後,便理所當然地決定了兩人婚事——結婚前夕,許母眼裡閃著淚光,顫抖著語音叮嚀玉芝「一定要順從丈夫在棉床底下的要求,不然,將來後悔夠妳受的。」玉芝一輩子都忘不了母親說的那句話與彼時的神情。

玉芝婚後兩年,留在母校擔任講師;但就在升等機會即將來臨之際,秉坤申請到美國某大學的獎學金,只好忍痛辭去教職,隨秉坤飄洋過海。出國那天,玉芝去向父母告別,父親不斷向來訪的親友誇獎玉芝,言語之間,不時望向身邊的妻子,似是要還給她一個公道。而自始至終都在準備接受婚姻生活的汪雲,拿了大學文憑後,便眼巴巴在家等著亦宏當完兵,滿心計畫著如何說服雙方父母成全——但三年後,兩人還是沒有得到雙方家長的祝福,只好選擇了私奔。所幸亦宏事業漸漸站穩了腳步,甚至快速發展成為有板有眼的企業,汪雲的生活再度變得悠遊起來。

然後,又是幾年過去了。秀如以歸國學人的身份,回到母校任教,並以演講、專欄推廣新女性主義運動,始終保持著單身但不單調的生活。玉芝生了三個孩子,與秉坤繼續留在美國,在幸福美滿的家庭生活裡,當著稱職的賢妻良母。闊綽的生活讓汪雲成名符其實的少奶奶,即使生了雙胞胎,她依然得 以保養得猶如少女般的容貌與體態。

人生當然可以繼續這樣下去,直到終老。但命運的改變,或人生的再出發,卻常常只是一夕之間,甚至是一念之間。

擁有人人稱羨的婚姻與家庭,玉芝照理說應該沒什麼怨言的。直到她帶孩子去一所大學參加夏令營,巧遇剛結束演講的秀如,自慚形穢之餘,也在與秀如的一夜長談中,省視了自己的婚姻生活——她發現,她之所以不快樂,是因為她處於新舊價值中,不斷壓抑並自我妥協。

玉芝開始嘗試在家庭生活與實現自我中找到平衡點;不但重回校園攻讀學位,也積極參與社會及社區的活動,逐漸在被埋葬的人生中甦醒過來。

比起玉芝,汪雲的婚姻生活原本是更令人羨慕的;直到亦宏因為外遇而要跟她離婚,汪雲的氣憤與粗暴舉動,逼使亦宏因酒醉駕車而發生車禍罹難。這三年裡,在亦宏昔日合夥人林欣婉的幫助下,開了家服飾店,逐漸在經濟上獨立,並在秀如的影響下,反省了自己昔日的幼稚與膚淺。微妙的是,汪雲也因為在這段期間,發現自己對亦宏好友歐富川隱隱的曖昧情愫,對複雜的男女感情有了更深的一層體悟與瞭解。

但汪雲依然很想查清楚,亦宏當年的外遇對象是誰;直到歐富川為林欣婉與亦宏所生的兒子生病而向汪雲借錢,並趁機說出真相,汪雲這才瞭解自己的愛與林欣婉比起來,只是佔有與依賴,並馬上提錢幫忙……

秀如本來有機會可以和熟識多年、並保持好感的前同事高興發展另一段感情;卻意外發現,高興竟然就是那名幾乎逼瘋她所輔導的學生江和玉的負心漢。她拒絕了這次的感情,並輔導江和玉到汪雲的服裝店工作,從愛情的創傷中站起來。秀如始終是單身,即使在感情路上,因認知不同而走得不順遂,但她相信,她依然可以在工作與人與人的對待中,得到快樂。

時間回到現在,一名婦人端著重泡的熱茶走入。秀如與玉芝旋即認出她來;她是林欣婉,在兩人的兒女各自婚嫁成家後,一直與汪雲相互照顧扶持。

這便是這幾個女人的故事,她們在愛情、家庭、父母、丈夫、子女、事業間掙扎的心路歷程,也是許多台灣女人的故事。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