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晚上騎車經過萬芳醫院時,路旁樹上的彩燈已經掛了出來,不知不覺中,聖誕節又要到了。

    這是一個獨自度過的冬天,也許我已經不太習慣這樣的感受了。突然想起那年冬天,在信義新天地的聖誕樹,小王子與小公主的童話,那個冬天離我似乎很遠,卻歷歷在目。

    晚上回家之後,肚子痛的無法忍受,腦中開始胡思亂想,心裡開始盤算著,在最後一滴意識之前,我可以打電話給誰?

    也許這就是習慣冷漠的人必須練習的孤單?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