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跟我常在私底下相處的人都知道,我該死的冷漠且不近人情,無關呼長輩或平輩。
 
    前些天灣邀我參加同學會,順便幫忙時,我也直接了當的跟他說「現在的我跟大四上學期之前的我有很大的不同,冷漠不愛說話又難搞討厭人多討厭吵雜」。最好笑的是灣回我那一句「我早就知道你這個毛病了」XD

    現在當我離開學校,敢在我耳邊一直說話的人簡直就是兩個字「找死」。如果是初犯還好,頂多就是冷著不理而已,不過要是再敢挑戰我的極限,我絕對不是一句「我沒興趣不用跟我說」可以解決的,別懷疑,我就是這種會直接給人所謂的難堪的人,雖然我不覺得這是難堪,我覺得你侵犯到我的時間我要的空間,你一直在我耳邊說就算了,如果要求我一定要聽就別怪我不給你面子。

    有這些個性,其實我還挺感謝那些傷害我的人,是你們讓我知道,一味的委曲求全,受傷的還是自己,因為別人不認為你受傷,他認為這是你本來就理所當然應該要承受的。然而有一天,當你想抵抗這樣的傷痕時,他會為你加上更多的傷痕,因為到頭來,落個「難搞、耍心機耍大牌」的臭名的還是你,而他將那些原本屬他分內工作,且再不做就開天窗的工作拾回去做時,大家反倒會稱讚他「善良負責任又熱心」。

    常想起那天對念樺說的話「已經來不及了,當你回頭發現你的委曲求全換來的是孤獨時,再多遲來的正義都改變不了什麼了。」與其這樣,不如一開始就別委屈自己了。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