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想寫些什麼,但總是無法定下心來好好寫一篇文章。這時候就不免會想起屈原,人家滿腹牢騷寫出來的是一篇流傳千古的「離騷」,而我滿肚子苦水吐出來的還是一灘苦水。
    移動滑鼠點開「發表新文章」,但總默默的與螢幕相對,雖然想寫,但沒有辦法勉強自己寫出一篇富含文藝的文章,也許是唸文學的人不知打哪來的一股驕傲,不願讓人冠上「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惡名,又因為做文學研究人的堅持,也寫不出毫無內容的文章。
    雖然我必須承認,不管是文學或文學研究我都做的不夠好。
    最近從隱版裡翻出一堆2002年左右的日記,想想當初的滋味,也翻出了國中與高中曾經令自己感到驕傲的詩詞,但也往往嘆上一口氣,問自己到底在堅持些什麼?
    突然發現,最美的字跡,往往誕生於懷著心情寫文章的瞬間。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