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常與大家談到這麼問題,而我也總是笑著對大家說「想到那天就肚子疼。」似乎不斷的在對大家解釋著為何要回到台中的原因。
    解釋到最後連我自己都覺得是一場荒唐。
    在一個小時之內接續著與柏汝、姮戀、仲恩談同樣的問題,時間拉長到一個星期甚至一個月,同樣的問題談到不想再多說一句話,盤桓在心裡的滋味只有自己最清楚。總是對大家說「每次回家都在溝通」,溝通?如果這配得上溝通這兩個字。
    直至今日,我依然不斷的在審視我自小所受的教育,是對是錯我心裡非常明白。在經濟環境中幾乎不曾感受到壓力的我,心理層面所遭受的壓力不曾小過。雖然現今青少年愛用「崩潰」兩字來嘲弄,但沒有親身遭受過這種滋味的人不會明白那種痛苦。(當然,我跟許多人一樣鄙視著那一家子。)也許有人對我會感到喘不過氣感到驚訝或者輕視,但一個從小活在讀書讀書再讀書環境中的教師子弟,我實在不清楚我還能怎樣宣洩情緒?有人可以教教我嗎?
   小說、漫畫、電視、電腦、音樂、與同學出去玩、逛街買衣裳這些在我家可是犯罪事項的,一經獲或必須付出相當代價。誰能夠告訴我怎樣合法的宣洩情緒?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