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標題是遊薰衣草花園,但其實寫的是我跟朋友的互動。主要寫的是彥博,其實是因為他去加拿大之前我未曾替他送行,而我與他也是一年半沒見面了,想一想還是他當兵之前。
    其實最久沒見的是哲豪,看到他時不禁都說「好久不見」,只不過他是跟女友一起來的,不好意思一直霸佔他。
    老郭,哈哈,我都偷偷觀察她跟她男友XD

~*~*~*~*~*~*~*~*~*~*~*~*~*~*~*~*~*~*~

    兩次去玩搭乘的交通工具不同,人也不同,心情也不同。第一次去是哥哥姊姊開車去的,在大年初二跟兄姐出門心情很微妙,這次去是跟死黨一起去的,心情整個很妙,在安靜中有種很high的心情

    星期五晚上接到彥博電話,劈頭第一句話就是問我有沒有回台中,還好他沒出現在我面前,要不然我一定把他的頭扭下來,早八百年前就跟他說我會回去了,為此我們星期六還是爭辯了大半天XD

    跟彥博一起我大概是安靜不了,因為他很吵,哲豪也很吵,為了不要讓他們兩個造太多口業,我也必須要一直叫他們兩個閉嘴.....=.=然後郭跟她男友也很吵,是很愛吵架.......好吧,是我太安靜了....@@

    中午吃鼎王,嗯~沒錯,不吃辣不吃酸口味超淡的我去吃鼎王,好啦是不錯吃啦,但我不愛重口味XD
所以我一直都在旁邊聽他們造口業,呃~是聊天。

    話說之前在等大家的時候彥博要我裝一下罵學生的樣子給他看,是以前讓張麗香罵不夠阿!!!而且居然敢說我好兇!!!!欠扁。也不想想我現在走氣質冷漠路線,但只要碰到他們真的會被吵到自己也很吵,難怪彥博說他從以前認識我到現在從來不覺得我安靜,只覺得我跟他一樣吵又很暴力,打人也很痛(昨天打他還是很痛XD)

    那天一起吃飯的這三個男人真的造了一大堆口業,居然敢說哲豪的女朋友吃太多,我看不過就回了一句:「中午吃很多明明就沒差」結果彥博這個王八蛋居然馬上接一句:「那你吃多少?」呃....我看了一下自己的碗,盛了三分之一晚還沒吃完@@。好吧是我吃太少了。

    騎著車準備前往新社,老實說大概三台車都在吵架,為什麼哲豪、彥博、烏龜都覺得我沒有機車駕照?每年都要問我一次拿到駕照沒,明明我高中一畢業就拿到駕照了(整個差點把司機踹下車....)然後我很慚愧的昨天才知道原來彥博當兵是在中興嶺當的,他說騎車的一路上有種收假的感覺。(每次說到這個他都很哀怨,我都要說「請原諒我在你當兵時對你不聞不問」)

    越往山裡面天氣越來越冷,冰涼的空氣接觸肌膚,穿著外套的我都覺得冷了,山上的氣溫跟清爽程度真的跟平地差很多,薰衣草花園說實在的跟我第一次去沒什麼差別,唯一就是心境的不同。一路上吵吵鬧鬧拍照玩耍,堅持自拍的老郭情侶檔讓人覺得有趣,打打鬧鬧的我們幾個,看起來很安靜實際上則不然的哲豪情侶檔,細寫得話我今天大概就別睡了,有空再說吧。
    回程是分開騎的,大家的目的不同,我跟彥博聊的話題則有些偏理性(?)至少就像是很久不見的好朋友那樣的談話,有點兒正經卻也有點開玩笑。大家把各自的經驗拿出來分享,各種經驗,雖然吵吵鬧鬧一天,但其實我是很感謝他的,也其實很感謝他在去年年底時的鼓勵,讓我堅持了那段不快樂的日子。雖然他說了姊姊的問題,但我卻很難幫得上忙,其實他說對了,說穿了就是勇氣的問題,大家都是。很難站在別人的立場去想事情,容易陷入迷思,就像他說的,如果不是因為他跟我認識了14年,他很難理解我的困擾,如果不是因為認識了14年,他也很難直接猜中我心裡在想些什麼。

    雖然他的結論很奇怪,但我還是常常浮現他在車上說的那句話:
「因為男人都是這樣子的,哈哈」
「所以我能理解你,但是你不能要求其他人也能理解你」

    是的,我想我也能理解我們的話題結束在為什麼你去了加拿大唸書,知識沒有提升、行為能力沒有加強、把妹功夫一樣沒長進這件事了。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