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精神」系列文章全部轉自百度
http://0rz.tw/383E9  
作者:神話精神在我心

第三篇:同舟共濟 
*走出陰影 

    1998年3月24日神話六人參加KMTV Show Muic Bank,正式出道。那時HOT和SES由於S·M公司的成功運作,迎得了很高的人氣,此時的神話雖然有獨特的舞蹈和音樂風格卻沒有得到廣泛的認可,第一張專輯反映平平,神話甚至掉入了二流歌手的行列。公司對他們非常不滿,剛剛出道的神話就陷入了十分艱難的境地。當時六個人的平均年齡只有18歲,住在一個很小的集體宿舍,他們吃在一起、睡在一起;一起工作,一起訓練,一起大鬧。做飯、打掃衛生、收拾房間都是他們分工做,這樣的生活一直持續了四五年。那時公司對他們很苛刻,幾乎沒有自由,如果偷跑出去被發現,就要被集體罰跪。在食物方面還有限制,由於訓練強度很大,幾乎沒有時間休息,所以他們經常吃不飽飯,都很瘦。那時的Junjin是偶爾可以回家的,所以每次要回宿舍,都從家裡帶些吃的給其他五人。現在來看,珉宇、烔完、Andy的身高都只有175cm左右,在演藝界來說都不算高個子,這與當時正值青春期的不良條件是不無關係的。就是在這樣艱難的情況下,六個人以新人的姿態不斷地努力著,經過了一年多的沉寂,終於在1999年4月15日發行第二張專輯《T.O.P》,從此走紅。主打歌《T.O.P》在KBS和MBS更是獲得了很多獎項,並在人氣歌謠上連續幾周蟬聯冠軍,7月,後續曲《YO》的發行,同樣獲得了很好的成績。至此神話奠定了一線組合的地位,並逐步擴大其影響力。第三張專輯《only one》,神話由男孩團體轉型為男性團體,更是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一次採訪中,六人說:他們能走到今天並不是把它當成工作,而是把它當作一種快樂。六個人互相支援、互相鼓勵,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放棄。 

*歸去來兮 

    Andy這個神話中老么從出道起就經歷了太多的傷痛,被毒打過、自殺過。2001年,處在內憂外患中的Andy因為與公司的矛盾而被驅逐出神話,他被迫到美國。無論其他五人多麼不捨也無濟於事,後來Andy回憶說:「當時我心裡想,如果沒有我,哥哥們或許會更好。」當然,Andy的聲音條件也許不如彗星、烔完,舞蹈不如珉宇,RAP也不如Eric、Junjin有特色,但少了他,這個神話中最小、最可愛的弟弟,神話就不完整了,也就不是那個神話了。Eric說:「儘管我們也很努力去做4輯的《wild eyes》,但是Andy不在,雖然大家都不提,但是心裡都覺得一切都不一樣了。」沒有Andy的第四張專輯應該是他們製作起來最難的一張吧。作為哥哥,其他五人一刻也沒有停止召回Andy的努力,尤其是那場讓無數人痛哭流涕的著名的萬人召集大會,更成為Andy回歸的最大動因。這應該是五人與公司的秘密約定,如果能夠完成KBS的萬人召集目標,就考慮讓Andy回來。但必須說明,這次萬人召集是十分有難度的,地點選在韓國的中小城市水原,而演出地則位於交通十分不便、非常偏僻的、靠山的京畿大學操場,要在兩個小時之內召集上萬人,確實很難做到。2001年9月16日,神話五人到水原,開始兩個小時的宣傳,五個人都非常買力,Junjin更差點把嗓子喊破。夜幕降臨,即將開始演出,這也是檢驗是否達到萬人召集目標的時刻。五個人非常緊張,怕一切努力都成為泡影。五個人被戴上眼罩來到臺上,都非常激動,特別是Junjin,因為他等這一刻實在等得太久了,淚水簌簌地流下來,哽咽地說:「因為是哥哥,所以這四年來一次也沒對Andy和其他哥哥說,哥愛你啊!」這個神話中個子最高的男人哭得像個孩子一樣。珉宇說:「JUNJIN、DONGWAN、HYESUNG、ERIC,還有希望在一起的好朋友ANDY! 希望能永遠在一起!孩子們,我愛你!」被蒙著眼睛的5個男人,默契地紛紛伸出手來,5個人手拉著手,眼淚從眼罩下滾滾滑落,台下的觀眾更是揮淚如雨、哭聲一片。當天的現場座無虛席,到場11569人,萬人召集大會圓滿成功。當萬名觀眾用波浪陣齊刷刷地向臺上五人問好時,Junjin、Eric已經激動得無法站立。萬人召集大會的成功給S·M公司造成了很大的壓力,歌迷、媒體召回Andy的呼聲越來越強烈。迫於社會壓力,公司解決了Andy所謂學業上的麻煩,使Andy回到了神話的隊伍。同年10月,Andy從美國抵達韓國。從機場走出的Andy,戴著墨鏡,面目安靜而略顯滄桑,生活的艱辛使他「一夜白頭」,那年Andy才剛剛20歲,他曾說「很難想像沒有神話的生活」,就是這樣的一個孩子,離開家人、離開疼愛他的五個哥哥,孤身一人在美國生活了一年。2001年10月28日,神話在蠶室奧林匹克體育場舉辦第五期神話創造歌迷會,最後幾分鐘,在隊長Eric的歡呼聲中,Andy這個依舊還有些害羞的男孩從後臺走上來,說「大家好,還記得我嗎?」Eric、彗星衝過來抱住他吻他,其他幾人過來深深地擁抱,一個的完整的神話再出現在觀眾面前。Andy的歸來再一次證明了神話成員的團結和可貴的情誼。 

*遭遇「
S」 

    申彗星、李志勳和安七炫是演藝界出名的鐵哥們。2002年,為了幫助處於事業低谷的李志勳,再加上三人有共同的音樂風格。申彗星與安七炫決定和李志勳組成「S」組合,這一決定也得到了神話其他成員的支援。當時,彗星把李志勳、安七炫帶到家裡吃住,沒日沒夜的創作歌曲,希望能盡最大努力幫助志勳。但在那時,正處在神話和S·M解約的風口浪尖上,所以當時組成「S」組合讓很多人對彗星有誤解,認為他要背叛神話,另謀出路。在這期間,彗星甚至收到了很多匿名恐嚇電話,一度陷入兩難境地。這時,神話的其他成員給彗星最大的理解和支援。S組合演出時,Eric每場必到,在台下壓陣,就是怕彗星出現狀況。Junjin和珉宇等人本來就和安七炫、李志勳較好,因此在「S」問題上,也非常理解彗星。就這樣,彗星度過了最艱難的時期,不但成就了朋友仁義,也得到了公眾的認可。直至現在,「S」組合依然在活動,2006年3月,彗星和安七炫還陪李志勳到日本演出。神話的其他成員也經常和「S」組合同台演出,以表現其深厚的友誼。

*裸照風波 

    2003年4月26日凌晨1點,Junjin在爸爸、經理人等人的陪同下召開記者會,透露過去1年來一直被數名歹徒以12張裸照,勒索1.2億韓元(近四百八十萬台幣),令他精神受盡困擾,事件已交由警方處理。並當場公佈了歹徒手中12張裸照其中的一張。事情發生在2002年的2、3月份,一次Junjin與朋友外出喝酒,沒想到酒裡被下藥,導致昏迷,醒來後發現躺在一家酒店裡,Junjin覺得很奇怪,但認為也許是好心人送他到酒店,也沒多想。但從2002年4月開始陸續接到歹徒電話,說12張裸照1億2千萬韓元,如果不給錢就把照片公佈。起初junjin並沒在意,認為是惡作劇。但後來事情越來越嚴重,歹徒不斷地打電話騷擾。那時候神話的成員正在為續約的事情而煩惱,而且傷病不斷,Junjin不想連累其他兄弟,又不想讓爸爸擔心,所以沒有告訴任何人,只是頻繁地換手機號,一個人在躲避歹徒的騷擾。一面偷偷地哭泣、一面咬著牙堅持著。2003年1月,他的經紀人收到了歹徒寄來的部分照片,才發現事情的嚴重,Junjin的情緒也低落到了極點,但在父親和其他成員的支援下,終於在4月26日,歹徒給的截止日期的前幾個小時,向公眾公開了事實,後來歹徒只好放棄了。這次事件給Junjin的身心造成了巨大的傷害,他的勇敢和坦蕩不但沒有得到公眾的支援,反而是讓人心灰意冷的口水和詛咒。甚至,殘忍到了逼他離開神話。Junjin每每提到那段日子,仍是掩飾不住的傷感,他說:「那時候我好像得了恐懼症,恐懼舞台,恐懼人多的地方,只是自己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成員們都很擔心,因為,我開始不再說話,有時候都不想呼吸了。」也許,Junjin自己想過放棄自己,但是神話的兄弟們從來沒有放棄他;也許有人逼Junjin離開神話,但是神話的五個兄弟是全然的信任和無條件的力挺,想讓Junjin離開是絕對不可能的。這時的神話成員已經不是當初那些唯唯諾諾、親眼看著弟弟Andy被趕走而無能為力,只會傷心流淚的孩子了。他們已經開始具備了保護同自己一路走來兄弟的能力。Junjin在神話兄弟們的支援與關愛下順利地度過了難關,這也讓外界再一次看到了神話成員間濃於血脈的真摯情義。

*跳槽GOOD 

    從1997年神話六人開始在S·M秘密集訓,幾年來S·M帶給他們的幾乎全部是十分痛苦的記憶和一次次身心的創傷。直至現在,他們每個人也都不願回憶那些艱難的日子。2002年,本來屬於神話的大獎被S·M暗箱操作頒給了寶兒,這激起了神話成員心中所有的傷痛,憤怒到了極點。彗星說:「S·M再也不要想挽回了,他們失去了這個機會,再也不會有第二次了。」這以後,S·M又使出了老技倆,像解散HOT一樣,想解散神話。但是神話六人卻始終堅定地站在一起,六雙手緊緊相握,攜手共進,雖然此刻前途未卜,但他們毅然決然的選擇了在一起,無論面對什麼都無所畏懼。2003年5日1日,神話拒絕與S·M續約,8日與S·M徹底結束了五年合約。同年6月六人決定跳槽GOOD公司,開始新的演藝生涯,並且繼續使用「神話」的名號。這個消息讓很多人都歡欣雀躍,但是神話的每個人卻都為此付出了很多代價。神話離開前,S·M想用重金留下主唱彗星和珉宇,尤其想留下彗星,但彗星只說了一句:「神話不是我的組合,而是我的家人」,便頭也不回地跟著其他五人離開了。而神話能夠逃離S·M這個魔窟,隊長Eric也付出了最大的代價,很難想像他是頂著多大壓力隻身一人和變態公司談判。很難想像他是怎樣下的決心,用幾乎天文數字的韓元換取帶著弟弟們全身而退的機會。也許,Eric的家裡很有錢,但這些不是他的私有財產,是他父母、是他兩個姐姐跟他共有的。況且他的家庭還不至於富到可以輕易支配天文數字的程度。據說,現在張佑赫在演唱會上唱一首HOT時代的歌要付3億韓元給S·M,何況神話不僅帶走了「神話」的名號,每個人的藝名使用權、還有過去歌曲的演唱權。甚至帶走了隸屬該公司的神話的歌迷組織「神話創造」。想想,要不是那麼珍視兄弟間的情感,要不是如此堅定的信念,誰敢輕易下這樣的賭注。神話六人的選擇是明智的,今天在新的公司,他們發展得很好,而且都有自己的很大的空間。但是話說回來,既然他們每一個都有單飛的能力和無限潛能,如果當初他們就選擇單飛,或許比現在發展得更好,會有更多的收入,但是面對著信念、情義,他們選擇了繼續「神話」!

*大賞時分 

    2004年,是神話的豐收年,這一年神話連續獲得了多個大獎,最讓人激動的是獲得了SBS歌謠大賞。當天神話不停的被叫上台領獎,當最後宣佈大賞的時候,聽著頒獎嘉賓念出「SHINHWA」這兩個音節,6個人竟然紋絲不動,沒有半點反應,還在那裡互相說話,根本沒想到自己能得獎,因為習慣了失敗的他們從來不曾想到這個等了、盼了7年的獎項會屬於他們!每一次都會讓歌迷灑淚而歸,每一次都是一種巨大的傷痛,可是這一次,那個大賞真的頒給了他們的時候,6個人,竟然一人也沒有聽到!當神話的名字被反覆叫起來的時候,當歌迷們呼喊神話的時候,六個人才反應過來。激動和驚訝的心情,第一反映就是全體抱在一起,淚灑舞台。的確,他們等待這個本應屬於自己的大賞等了太長了,發表感想的時候,六個人都很激動,Eric含著眼淚只說了一句:「KANG SA MI DA!(謝謝)」。這時,Rain衝過來抱住了珉宇,東方神起的允浩也緊緊地擁著Junjin,兩個同樣出色的歌手以他們自己的方式對神話表示最熱烈的祝賀,神話——實至名歸! 

尾言 

    塵世中無論哪一種感情都是在「共同渡過」中不斷加深的,在光環掩飾下的醜惡的娛樂圈卻也有這樣的情義,不僅是外界人士,圈中人也無一例外地羨慕神話六人,感嘆這樣的奇蹟。作家楚楚說「紅塵依舊有愛,人間依然有情,這些有情有愛的人,我叫他們是——生活詩人」。我想,神話六人也算
得上是生活詩人了吧。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