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在捷運上看到聖芝傳給我的簡訊,我還真有些愣住了。

一年前,梅瀅老師也同樣這樣問我:「為什麼你要當這樣一種人?寧願在角落?」
我笑了笑「social那是我的專長,但依舊不是我的興趣。」就算是在聯誼當中,我可以炒熱氣氛,但我一場聯誼依然不超過幾句話。沒錯,我很會social,但我不喜歡它。

學生時代,我當了很久的學生會幹部,秘書長這位子也不是當假的,社交場合多,social對我而言是再輕易不過、也無比重要的一門技巧,但沒有人規定當我卸下這負擔之後依然得享受他吧,是吧?

我也可以一直對著你微笑,如果你願意的話,多久都沒有關係,開玩笑,我可是曾經跟著校長、教務學物總務三長等各位長官一起出訪韓國教育大學,可是笑了好幾天,也逼自己喝了一堆酒,逼著自己微笑面對人群,只是漫不經心。就像小萍及倩鳳他們說的,我可以就算漫不經心也看起來像專心。

人是喜怒哀樂的動物,但不能受情緒情感所支配。面對議會的質詢與批判,正臉微笑而背臉流淚,當著會議進行時間留著眼淚微笑答謝也是專長,但沒人規定我必須維持他一輩子是嗎?

我不喜歡人群也討厭吵鬧,不愛喜歡說話也不想在不屬於我的空間多待一秒。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