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在忙碌的台北擁有緩慢的步調?這是我一直問自己的話。

    晚上的我,走了一大圈,沒有時間壓力,很想一直這樣走著,走入黑暗。
    任性的我,不想快步走,管他車水馬龍,斑馬線上我最大。儘管駕駛人不吃這一套,但我已經無所謂了。

    走在路口,突然左右兩盞燈射來,心一驚,浮上心頭的是

    「來了嗎?」

    為什麼不是「快跑」也不是「怎麼辦」?
    通過路口之後我問自己............

    突然浮現一個想法,該為自己留些什麼?
    如果有一天,在一個「看似意外」的場合,就這樣。那我豈不是在這世上一片空白?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