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很認真的想過,如果聖芝對惠甄做的那些所謂的玩笑事情,有一天他同樣對我這樣我會有怎樣的反應?
我想了想,搖搖頭,還是算了,後果太恐怖.....XD

我大概會很冷靜的聽完大家的話語,或者是聖芝希望我對大家說的話,我一定會去說去聽,但是一定是沒有表情的,因為一切與我無關,反正我一向可以自動過濾話語的,腦袋也是可以自動過濾的。

無動於衷的聽完或說完,然後冷冷的問一句「結束了嗎?」
最不傷人的動作大概就是這樣吧?

難怪鴨子會說我這種女人最聽話也最恐怖XD

rainys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